互聯網上的廣告已經走到窮途末路?

Adblock Plus 是一個瀏覽器的附加元件 (addon),它藉著由社群共同建立的廣告網址黑名單,把網頁中的廣告過濾掉,使我們只看到乾淨整潔的頁面,沒有了令人分神甚至厭煩的廣告。對網民來說這真是救世主,但對廣告商和靠廣告維持網站營運的公司卻是大災難。現在 Adblock Plus 走出來對網上廣告商說:「你們的財路給我截了,但只要給我們一點買路錢,我會把你們的網址放入 Adblock Plus 的白名單,讓它們重見天日。」如此明刀明槍的勒索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發生,更離奇的是,已經有公司付了「贖金」,包括網上廣告巨人 Google。人們還能依靠 Adblock Plus 攔截廣告嗎?

Adblock Plus 聲稱已經有 2 億次下載,全球有 5 千萬活躍用戶,它的附加元件可以安裝在 Firefox、Chrome、IE、Opera (供 Safari 的附加元件正在製作,推出日期未定),它也有一個 Android 版本,可以在 Android 的手機和平板電腦上幫所有應用程式攔截廣告。單看以上的數字和覆蓋範圍,再加上一個近乎無懈可擊的推廣手段-完全免費,廣告商能不抖震嗎?

Adblock Plus 的行政總裁 Till Faida 最近到了三藩市,向當地科技公司推銷他們的「可接受的廣告」(acceptable ads) 概念,他說:「大家都同意,互聯網上的廣告已經被打得稀巴爛,由於網站不能從廣告賺得足夠的收入,唯有更『積極』地賣廣告,網站充斥著越來越多彈出式窗口、閃爍的橫幅、和自動播放的視頻和聲音廣告,於是人們越來越討厭廣告,廣告的點擊就更少了,收入進一步下跌。這是一個惡性循環,最後導致整個系統崩潰。」

Faida 希望利用 Adblock Plus 那 5 千萬用戶的市場力量強迫網上廣告商守規矩,只要那些大型廣告商付給他們一些酬勞,便可以讓部分「可接受」的廣告到達用戶的眼前。這正是 Adblock Plus 產生利潤的途徑,仔細想一想便知道這是一個多麼巨大的收入來源。不過,一間廣告攔截公司依靠放行部分廣告來賺錢,是否有點兒矛盾?它能否兼顧廣告商 (金主) 和用戶 (公司實力的基礎) 的利益?

Faida 解釋說:「並不是所有廣告都討人厭的,互聯網需要一個健康的廣告業來支持數量龐大的免費網站,而且,有八成網民接受不令人討厭的廣告。」令人想不通的是,當所有廣告都是「可接受」的時候,廣告還能擔負營銷的重任嗎?因為「可接受」並不僅僅意味著不討厭,也意味著容易被忽視,當廣告都容易被忽視,它們還有價值嗎?

還有一個問題,網民仍能享受一個完全無廣告的網絡嗎?Faida 說 Adblock Plus 有一個選項,剔選後便可以截下所有廣告,包括在白名單內的廣告,但只有 6% 用戶這樣做。6% 這個數字可能是對的,畢竟 Adblock Plus 掌握了用戶設定的原始資料,但把它解釋為大部份用戶都願意接收「可接受」的廣告未免過於武斷,因為這一個選項隱藏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,而且預設是接受「可接受」的廣告。除非你知道有這一個選項,並且不嫌麻煩地把它找出來,但相信大部份的用戶都不會這樣做,這就是那 6% 數字的解釋。

Adblock Plus 只是一間德國小公司,在推出付費白名單之前完全零收入,現在卻連每年收入達 500 億美元的 Google (2012 年數字) 也要給他們付過路費,它壯大了,也令網民感到不安和疑慮。

參考網址:

The Internet’s next victim: Advertising

Adblock Plus

 

「互聯網上的廣告已經走到窮途末路?」有一則迴響

  1. 互联网广告现在越来越光明正大了,比如中国的百度,现在都把广告放在搜索结果的首页,还是图文并茂的方式.

迴響已關閉。